华夏向美公开军事设施有先例 曾开放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部队核潜艇

  在此次访华之前,哈格尔于3日在美国—东盟防务论坛闭幕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期待在访华期间与中方领导人会晤、讨论在现有合作领域继续推进合作,以及就南海问题等存有分歧的议题等交换意见,并愿意听取中方的看法。哈格尔还表示,美国的“亚太再平衡”状态并非针对中国,美中双方既是朋友也是竞争者,但肯定不是敌人,双方正就诸多议题展开合作,也能找到共同的利益所在。

  解放军总参谋长房峰辉下周应邀访美,将参观美海军圣迭戈基地、里根号核动力航母、科罗拉多号濒海战斗舰和北卡罗来纳州的布拉格堡陆军基地。

摘要:
美国国防部发言人柯比表示,房峰辉将于13日抵达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他将受美军第三舰队之邀参观“罗纳德·里根号”航空母舰和“科罗拉多号”濒海战斗舰,并访问美海军陆战队位于圣迭戈的新兵训练营
…  五角大楼9日宣布,应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普西邀请,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房峰辉上将将于13日访美。  据了解,房峰辉此行是邓普西去年访华的回访。去年4月,邓普西访问了中国,并与房峰辉会谈。在访华行程即将结束之时,邓普西向房峰辉发出了访美邀请。  美国国防部发言人柯比表示,房峰辉将于13日抵达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他将受美军第三舰队之邀参观“罗纳德·里根号”航空母舰和“科罗拉多号”濒海战斗舰,并访问美海军陆战队位于圣迭戈的新兵训练营。  房峰辉将于15日在五角大楼与邓普西举行会谈,二人将举行联合记者会。房峰辉还将访问美军位于北卡罗来纳州布拉格堡的陆军司令部。  近年来,中美两军展开密集对话,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海军司令吴胜利去年先后访美,美军参联会主席邓普西、空军参谋长威尔什相继访华,美国防长哈格尔上月刚刚结束对中国的访问。  10年来,中美两国军事交流日益密切,纵观历次交流,两国军事高官在互访时参观的内容通常囊括“军事设施+军事装备+军事高校”。美军高官近年在访华时,曾经与二炮、航母等有过亲密接触,中国军方高层访问美国时,也曾登上核动力航母、核潜艇等先进军事设施参观。  军方高层互访如何确定参观内容?  “两军高层互访,如何选择参观内容,是一项复杂的工作”,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关系研究中心副主任赵小卓10日对记者表示,参观内容的安排取决于多方因素。  赵小卓称,东道主对于来访者的重视程度对于来访者能看到什么至关重要。“如果东道主对于来访者非常重视,为了显示接待的诚意,在安排参观时会选择比较高的规格,就有可能会涉及比较机密或者新式的军事装备、军事设施。”  同时,在安排参观内容上,对等也是一大重要考虑的因素。赵小卓称,如果本国军方领导人此前赴外国访问受到高规格接待安排参观,出于对等原则,他国在回访时也会进行安排。赵小卓解释说,上月美国防部长哈格尔访华获得中方高规格接待,参观了“辽宁”号航空母舰和昌平士官学校。此次美方邀请房峰辉访美,安排其参观“罗纳德·里根号”航空母舰和“科罗拉多号”濒海战斗舰,以及访问美海军陆战队位于圣迭戈的新兵训练营等亦是出于对等需要。  此外,军方高层访问看什么,还有“自选动作”,即到访一方事先会提出一些参观要求,征得东道主同意后安排其参观。去年8月,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访美期间,参观了位于科罗拉多的美军北方司令部和北美防空司令部核掩体。对这一访问行程的安排,美方曾对媒体表示,常万全对北方司令部有兴趣,中方事先提出了参观要求,美方给予了满足了。同样,今年哈格尔访华造访“辽宁”号航空母舰,也是美方事先提出要求,中方予以同意的结果。

  透明的另一方面,是双方交流的坦率,不怕亮出自己的立场。此前,哈格尔在日本表示,欢迎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在南海问题上也对中国多有指责。这些都让中方很不满意。常万全在与哈格尔会见记者时说,在领土主权问题上,中国“不会妥协,不会退让,不会交易”。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与哈格尔会晤时,则直言不讳:“你在与东盟防长的一些讲话和在日本政界媒体的讲话,态度很硬,态度很鲜明,中国人民包括我个人看了以后是不满意的。”哈格尔表示,感谢范长龙的直言,并重申美国在涉及主权争议问题上不持立场,他本人也没有为日、菲撑腰打气,而是希望各方通过合作,维护地区安全与稳定。

  尹卓表示,中美双方高层互访质量越来越高,在军事互信上已在战略层面达到较高水平。“我们开放了二炮,那就是核武器,战略核武器指挥所向美国开放了。他们还曾经参观我们的核潜艇,而世界各国核潜艇都是最保密的。”他说,“辽宁舰是海军作战能力增长的主要识别,开放航母参观表达中方的军事开放、和美国达成互信。中方希望建立中美之间互信的关系,当然在会谈中也有所了解。”

  “邓普西期待着再次与房峰辉会面,继续致力于提高美中两军关系的对话。”柯比说。

  军事交流,中美关系的“阴晴表”

  2013年,中美两军达成构建中美新型军事关系的共识。今年2月,中美首次参加由美国和泰国主办的“金色眼镜蛇”多国联合演习。今年夏天,中国军队还将应邀参加美国主办的“环太平洋”2014年多国联合军演。中美军方高层互访也在按照日程有序推进,然而有分析指出,阻碍中美军事关系深入发展的障碍依然存在。

  近年来,中美两军展开密集对话,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海军司令吴胜利去年先后访美,美军参联会主席邓普西、空军参谋长威尔什相继访华,美国防长哈格尔上月刚刚结束对中国的访问,并参观了解放军的首艘航母辽宁舰。

  □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  凌云  毛予菲

  人民网4月8日讯(张洁娴)美国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于7日尔中午抵达青岛,开始访华行程。当天下午,哈格尔一行参观中国海军航母辽宁舰。而美国国防部官员参观中国军事设施也早有先例——中方曾向美方开放二炮、北海舰队参观。尹卓少将在接受央视《今日关注》采访时表示,双方高层互访质量越来越高,军事互信已在战略层面达到较高水平。

  除高层互访外,中美还拓展了联合演练演习等务实合作。去年8月,中国海军第十四批护航编队与同在亚丁湾海域执行任务的美国海军梅森号导弹驱逐舰举行中美海上联合反海盗演练;9月,中国海军舰艇113编队访问夏威夷,并与美海军举行海上联合搜救演习;11月,中美两军在夏威夷进行人道主义救援减灾研讨交流暨首次联合实兵演练,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派实兵赴美参加陆上联合演练。今年夏天,中国将应邀参加环太平洋联合军演。

  “走进来”与“走出去”

  这是哈格尔自去年2月就任美国防长以来首次访问中国。访华期间,中美防长将举行会谈并召开新闻发布会,哈格尔将参访中国部队和军事院校等。

  此外,军方高层访问看什么,还有“自选动作”,即到访一方事先会提出一些参观要求,征得东道主同意后安排其参观。去年8月,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访美期间,参观了位于科罗拉多的美军北方司令部和北美防空司令部核掩体。对这一访问行程的安排,美方曾对媒体表示,常万全对北方司令部有兴趣,中方事先提出了参观要求,美方给予了满足了。同样,今年哈格尔访华造访“辽宁”号航空母舰,也是美方事先提出要求,中方予以同意的结果。

  4月9日,哈格尔参观了总装备部装备学院昌平士官学校,与学员们共进午餐。哈格尔一边尝着宫保鸡丁、西兰花和水饺,一边向中国士官学员讲述他早年的越战经历,还不时开着“许多许多年前,当恐龙统治着地球,我是一名陆军中士”这样的玩笑,气氛友善轻松。

  据美国国防部官员称,哈格尔是登上中国航空母舰的第一位外国官员。而实际上,美国国防部官员参观中国军事设施,哈格尔并非首位,比如美国前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在2011年曾参观了中国二炮,莱昂·帕内塔则于2012年参观了中国北海舰队。

  赵小卓解释说,上月美国防部长哈格尔访华获得中方高规格接待,参观了“辽宁”号航空母舰和昌平士官学校。此次美方邀请房峰辉访美,安排其参观“罗纳德·里根号”航空母舰和“科罗拉多号”濒海战斗舰,以及访问美海军陆战队位于圣迭戈的新兵训练营等也是出于对等需要。

  当然,这种变化有一定的必然性。韩旭东说,近些年来,世界各国纷纷展开各种形式的军事交流、访问和研讨。这是一个大趋势,中国军事发展也顺应了这股潮流。另外,这也是我国军事实力提高的表现。随着中国军力的增强,我们有信心向外界展示自己的风采。这是内外合力,共同影响的结果。

  10年来,中美两国军事交流日益密切,纵观历次交流,两国军事高官在互访时参观的内容通常囊括“军事设施+军事装备+军事高校”。美军高官近年在访华时,曾经与二炮、航母等有过亲密接触,中国军方高层访问美国时,也曾登上核动力航母、核潜艇等先进军事设施参观。

  第一个登上中国航母的外国人

  同时,在安排参观内容上,对等也是一大重要考虑的因素。赵小卓称,如果本国军方领导人此前赴外国访问受到高规格接待安排参观,出于对等原则,他国在回访时也会进行安排。

  1980年1月,时任美国防长哈罗德·布朗访华,成为中美建交后首位访华的美国防长。基辛格后来在他的《论中国》中称,此行“把几年前还不可想象的中美合作又向前推进了一步”。邓小平接见了布朗,对他说:“你的访问本身具有重大意义,因为你是国防部长。”当时,出于与苏联争霸的需要,美国卡特政府断定中国军力的增强“对全球平衡和美国国家利益有好处”,才有了这次访问。时任中央军委秘书长耿飚负责布朗的接待工作。当年5月,耿飚以国防部长身份和副总参谋长刘华清一起访美。5月25日,耿飚走进五角大楼。美方工作人员不顾禁令,纷纷从窗户探头出来。他们没想到,美国会为一位“共产党国家的军方领导人”举行欢迎仪式。访美期间,耿飚还登上“小鹰”号航空母舰,对航母的规模气势和现代作战能力留下极深印象。布朗的来访和耿飚的回访,标志着中美建立军事交流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