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领导中夏族民共和国革命是起首进的技艺

图片 1

  环球人物杂志:从2013年起,解放军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长期以来部队内部反映强烈的问题得到遏制。截至去年年底,全军清退了2.7万多套不合理住房,压缩公务用车2.9万多辆,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案也被公开披露。您如何看待军队腐败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说的以‘壮士断腕’的勇气推进改革,就是大担当。”金一南1972年参军,在他42年的军旅生涯中,亲历了军队数次变革,十八大之后开始的新一轮军队改革和从严治军,让金一南尤为振奋:“如果说以前有的人可以在军队‘混日子’,现在就不再好混了。”

  金一南:我们这个力量最根本的,当然他刚刚讲的也对,党的正确领导,军队的英勇奋战,人民群众的拥护,但有个问题,这些总结太一般了,太表面了,我们之所以能够取得胜利,我觉得毛泽东的那篇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解释得非常清楚,我就觉得像毛泽东这种拷问,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那我们今天解读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指引,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红军的英勇奋斗,人民群众的拥护,结论是这样的,你看看毛泽东的结论,毛泽东在讲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他列的第一条是白色政权之间的战争,就是军阀混战,其他红色政权能够存在的五条,原因全部根据这条展开。

金一南当时就反问他一句,“据我所知,美国建国最初13个州,国旗上13颗星,你现在搞到50颗星了,你告诉我哪一颗星是通过选举选出来的?哪一颗星不是打出来的?先打印第安人,再打西班牙人,一个一个打败,今天增加到50颗星。我们共产党讲枪杆子里出政权,我们最终靠什么?不是枪,是人心。”

  环球人物杂志:媒体曾大胆预测,认为“七大军区”将改为“五大战区”。据您了解,是否有这样的改革计划?

环球人物杂志:军委主席习近平主导的这次改革有什么新特点?

  主持人:我们看一下网友是怎么理解这个问题的。网友7311672发帖说金教授您好,很喜欢您的《苦难辉煌》一书,人民军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一路风风雨雨走过了不平凡的83年辉煌历程,他认为靠的是党的正确领导,靠的是人民群众的广泛支持,靠的是我军英勇善战的作风,您平时讲授中经常谈到一个词就是力量,您认为如果要让您总结概括提炼一下,您认为支撑我们走过来的力量是什么?

2001年金一南在美国讲学,美国航天司令部一位参谋长起来提问,“你们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但政权应该是民主选举的,枪杆子出来的政权,其合理性、合法性在哪里?”

  “彭德怀和林彪相较,说勇林不如彭,说谋彭不如林。彭德怀是一团火,一团从里烧到外、随时准备摧枯拉朽的烈火;林彪则是一潭水,一潭深不可测却含而不露的静水。‘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前半句可形容彭,后半句可形容林。”

第三次就是十八大之后开始的这次军队改革了。

  金一南:这些精彩的段落我经常讲它的本质是什么,它是让一个人心血的流淌的东西。比如给人以星火者必怀火炬,就像我们有人讲的话,你给了一杯水必须有一瓶水,他是一个道理,你要鼓舞别人,你首先燃烧自己。

一个民族,没有苦难,就没有坚忍、没有积聚。一个民族,没有胜利,就没有激情、没有尊严。中华民族近代以来,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太多的挫折、太多的失败,最缺乏的就是胜利。而为中华民族带来胜利的正是中国共产党。为什么历史选择了中国共产党?为什么中国人民选择了马克思主义?

  这还是党史吗?有人质疑过。但党的总书记在读它,省部级官员在读它,年轻人也在读它——得知记者要去采访此书作者、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金一南少将,一名“80后”拿出自己的《苦难辉煌》,交给记者索要金一南的签名,扉页上写着读后感:“一本每一字每一句都能触动‘萌点’的书,实在是可遇不可求,2009年8月4日。”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李书磊评价是:作者怀有对中国革命史压抑不住的强烈的审美冲动,和强烈的英雄主义情怀。

环球人物杂志:除了腐败问题,还有一个问题是人们担忧的——解放军经历的和平太久了,军人会不会变娇气了,战斗力变差了?

  主持人:所以从您谈的这些现象,我们就更加能够体会到回望这一段特殊历史的特殊意义,网友荣誉连队提问说从《苦难辉煌》给我们人民军队的现代化建设,又带来了哪些启示。

唯有信仰,才能造就真人。

  所以,军队需要借鉴最新的作战方式,但取胜之道还得靠自己。今天我们仍然要记住,我们不只是接受规则,也要制定规则。

这还是党史吗?有人质疑过。但党的总书记在读它,省部级官员在读它,年轻人也在读它——得知记者要去采访此书作者、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金一南少将,一名“80后”拿出自己的《苦难辉煌》,交给记者索要金一南的签名,扉页上写着读后感:“一本每一字每一句都能触动‘萌点’的书,实在是可遇不可求,2009年8月4日。”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李书磊评价是:作者怀有对中国革命史压抑不住的强烈的审美冲动,和强烈的英雄主义情怀。

  金一南:对,所以后来有人解读这本书,像军报的黄国注总编就写,他就讲《苦难辉煌》,整个写了整个写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艰难过程,我当时一想,我也没有这方面特别的主意,但是我觉得黄总编讲得也有点道理,在整个过程中怎么样实现了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这是我们获得力量,再好的理论不与中国的实践相结合,获不得力量的来源,就像希腊神话中的赫拉克勒斯,大力神所有人都打不败他,最终对手发现他的脚后跟,他站着大地,他不管伤痕累累,只要一站大地,他自我复原,所有伤痕全部好了,后来对手发现这个特点,最后对手把他杀死了,就把他抱起来了,他离开了大地,把他杀死了。那么他的力量,说大地是他的母亲,希腊神话里大地是他的母亲,他只要踩着大地,就获得源源不断的力量,我觉得这是中国共产党人和军队也是这样的,当毛泽东窥破中国社会特点的之后,他就使这个党这个军队深深的站在大地上了。

“我要写出信仰的力量”——金一南与《浴血荣光》

  “自从人类被划分为阶级以后,阶级的核心就是政党。政党的核心是领袖。领袖的核心是什么呢?是意志,与思想。有的领袖提供意志,有的领袖提供思想。

“共产党人绝对不能追求自己首先富起来、家族首先富起来”

  金一南:而且像我们今天,我们生活得很顺利,我们五十年代出生,六十年代、七十年代,80、90后更顺利,他们没什么困难了,没什么苦难你就不认识苦难了吗,所以我书里写了,我们曾经是奴隶不要忘记这一点。我们当然不是奴隶,我们前辈曾经是,上海大家看世博会看得非常风光的一个,中国人蜂拥而如,排八个小时九个小时的时间进一个馆的时候,我说你不要忘记了那个地方,曾经是华人与狗不许入内这样的地方。这是我们的苦难,你忘记了这些的话,你就觉得我们今天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所以北大的教授陆丰就讲过,他说我们必须知道感恩,为什么新中国成立之后我们有那么多的边界战争,各种各样的边境冲突,但我们没有大的战争了,为什么,他说我们共和国的奠基者,已经给了我们这样一个环境,给了我们这样一个国家,给了我们这样一个军队,我们有了安全,我们再也没有了大规模的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了,小冲突不断,但是大的方面给了我们安全,我们要知道感恩。但是我们在今天,对我们苦难辉煌重新认识,深刻的认识我们苦难,深和刻的感受我们的辉煌,都不太够的是什么,我们否定我们的前人,抗日战争,抗美援朝不应该打,解放战争如何如何,实际上在否定我们自己的历史,所以说为什么网上有传言,有非常多的讨论,告别革命,不要说社会主义革命搞错了,孙中山的辛亥革命都错了,中国最好的是1898年戊戌变法成功,走君主立宪,弄个皇帝,不要经过那么多运动、那么多革命、那么多流血,我们比今天发展还要快,还要有钱,还要富,就是告别革命之说,所以我们从这两点可以看,就是我们怎么看待我们过去的问题,我说历史不容假设的,即使我们假设一把,我们真的告别革命,我们能获得今天的地位的。连戊戌变法的首创者康有为,他说若不跪拜留此膝何用,人长膝盖干真正的,够得给皇帝下跪的,不下跪你要膝盖干什么,我就想就在这种状态下戊戌变法成功,我们今天每个人拖个辫子,见了皇帝还喳喳的,我们就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了,可能你很富裕,但是你永远是别人的小伙计,别人一瞪眼,你就得尿裤子,你永远是这样的地位,只有这样的运动,这样的革命,这样的流血,才能使整个民族的精神焕然一新,我们社会主义运动,共产主义运动,革命战争培养了多少天不怕,地不怕,神不怕,鬼不怕的共产党人,他对民族性格整个一种再造,很多人讲中国人才来不是这样的,他们怎么成这样了。

金一南在《浴血荣光》序言里写道:“我们正在以举世震惊的速度创造物质财富。但一个民族的崛起,仅仅是物质的堆积?我们还有没有崇尚的信仰?还有没有凝练的精神?……今天我们正处于民族崛起的关键历史进程……我们仍然需要一批又一批像当年那样为了胸中的主义和心中的信仰,义无反顾英勇奋斗的共产党人。”

  紧张写作期间,金一南犯痔疮,动了手术。出院后无法坐着写稿,夫人为金一南在地上铺上被褥,他就趴在地上对着“386”电脑写。“趴着写很难受,两三分钟脖子、手肘就酸痛难忍,可我就是停不下来。那时住房很小,经常是夫人在客厅看电视,我趴在电视柜旁边写书。”看着整天趴在地上敲键盘的丈夫,从来不爱照相的金夫人竟然鬼使神差,拿起相机,留下了金一南趴在地上写作《苦难辉煌》的珍贵照片。

走到这一步,金一南才下决心写一部自己心中的党史。他当过机械工人,参军后在部队长期从事技术工作,既非历史专业,也无文学建树,写党史的思路和别人大不一样。他构建了一个宏大的视野,引入共产党、国民党、苏俄与共产国际、日本昭和军阀集团4条主线,做了详细的年表。“年表里列出了每一天这四方力量分别在做什么,形成详尽的横向比较,光是这几个年表就有200多万字。”

  金一南:对,必须得亮堂,而且就像《圣经》上有一句话,一个人内心的光明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之大。他的意思是说只要你内心的光明不黑暗,世界永远光明,不用这么黑暗,都是光明的,那么从这些里面我觉得一个非常大的体会,这些字里面,包括他们认为比较好的语言里面,我都觉得自己长期的对历史认识的总结,比如说量变堆积历史,质变分割历史的问题,量变足够的能量,发生质变的时候,社会性质发生变化,国家走向发生变化,民族命运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当然我还写了一些其他的话。我自己觉得很感慨的话,就是还有那么一句,真正的英雄具有深刻的悲剧,播种而不参加收获,我们今天在收获,可是种子不是我们下的,今天我们从社会上看,一说这地丰收了,带镰刀,带大口袋来装粮食的很多,你要是在这播种耕耘没几个人,这是很大的问题。写个书前我读过大量史料,我看见了很多那些人物没有看到胜利这一天,他们不像我们,他们没有赶上评功评奖,没有赶上授勋授衔,也没有来得及返回家乡,光宗耀祖,我经常讲我们有多少人穿着军装消失在茫茫激荡的历史后面,别人永远不知道他们是谁,可是他们做了很大的贡献。我们今天很风光,我们可以在镜头面前,你看我将军,照了很多相,我们今天算什么,而我们只是收获者,所以我这个书我在前言里就讲了,这本书我不是献给收获者的,我是献给播种者的,我是献给今天那些为中华民族复兴依然付出巨大牺牲的那些人。我把这本书献给他们。

“从一诞生,这个党就不是幸运儿,前面等待它的是无尽的考验。”金一南说,“今天中国成为东方政治舞台的中心,影响世界格局,改变世界格局,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这批人不为官,不为钱,不怕苦,不怕死,只为心中的信仰。这是让我们最为感动,最为珍视的。”

  金一南:现在,不论在地方还是军队,很多人认为最高标准就是听话,和中央保持一致,自己没有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这就是典型的不担当。用“与中央保持一致”为借口,推卸自己的责任。解放战争时期,粟裕多次提出与中央不同的作战意见,却受到毛泽东的赞赏,这才是担当。没有这种担当,难以想象淮海战役是如何成功的。如今有的干部只想着任内不出事就好,以乌纱帽为最高标准,一旦出了事,就是对手怎么狡猾、情况如何复杂,不愿从自身找原因。为官一任,在“take”(索取)和“give”(付出)之间,一些人只讲“take”不讲“give”,更谈不上什么担当了。

金一南:现在,不论在地方还是军队,很多人认为最高标准就是听话,和中央保持一致,自己没有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这就是典型的不担当。用“与中央保持一致”为借口,推卸自己的责任。解放战争时期,粟裕多次提出与中央不同的作战意见,却受到毛泽东的赞赏,这才是担当。没有这种担当,难以想象淮海战役是如何成功的。如今有的干部只想着任内不出事就好,以乌纱帽为最高标准,一旦出了事,就是对手怎么狡猾、情况如何复杂,不愿从自身找原因。为官一任,在“take”和“give”之间,一些人只讲“take”不讲“give”,更谈不上什么担当了。

  主持人:刚才我们说到了这本书的名字,网友都觉得这本书的书名是全书的点睛之笔,非常精彩,也有网友注意到书的各章的章名,网友北风下的岗哨发帖说我很喜欢《苦难辉煌》这本书。我注意到,《苦难辉煌》各章的取名都很讲究,我也在仔细揣摩其中的深意。很想借今天访谈的机会请金一南教授点拨一下。

带着这些思索,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金一南少将再次走进党史、走进风云变幻的过往,追寻中国共产党由弱变强、领导中国人民实现革命和建设伟大胜利的原因。7月20日,在新书《浴血荣光》首发式上,金一南说:“我要写出信仰的力量。”

  但同时,美军却在研究我们的作战精华。美国每年会发表一本《中国军事力量报告》,给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2007年至2008年的报告中有一章专门写“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略战术”,里面有一句很醒目的话“You
fight your way,I fight my
way”(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这句话是毛泽东的军事思想,在美国看来,“它颠覆了世界胜败的标准”。自古胜败标准都是“歼灭敌人有生力量,占领城市”。但毛泽东的标准是:只要游击队不被消灭,就是胜利;对方正规军不能全胜,就是失败;只要我还活着,敌人就失败。“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这十六字诀是中国定的标准,颠覆了整个世界的军事体系。

我军少将:中国当前军费是邓小平当年希望十倍多

  主持人:别人没有走过的这个路。

“回顾这段历史,绝不是简单的为了回顾和歌颂,我的目的是追寻力量的来源。这个党为什么能够胜利?这支军队为什么能够胜利?我们必须延续这一力量的来源。只有深深知道这个党、这个力量是哪里来的,中华民族才能真正拥有未来。这就是我在写《苦难辉煌》和《浴血荣光》的全部思考。”

  这个时代也给人们提供了非常自由的发展空间。今天的年轻人经常为自己要不要去体制内纠结。过去呢?我们只能服从组织安排。以前常有人说自己怀才不遇,现在却是经常找不到人才。央视一位领导说过,他现在是擦亮眼睛找人才,是千里马你就放开了跑呀,是人才,谁不想用?

上世纪九十年代出书不难,出版社经常组织“剪刀+糨糊”式的写作班子。当时,有出版社找到金一南,希望他参加一部丛书的撰写,负责红军长征部分,拼够资料就行,不超过20万字,3个月交稿。当时金一南已经做了上百万字的党史、军史的笔记,但从没写过书,想借此练练笔,就应了下来。没想到一提笔就一发而不可收,长期积累的感受喷涌而出,“要求不超过20万字,可我已经写了10万字,红军在江西还没出发,这不是小学作文说的‘跑题了’嘛!”3个月期限将至,金一南拿着稿子老老实实跟出版社交底:“对不住,写跑题了,你们还是另外找人写吧。”没想到编辑看完稿子激动地说:“太好了!长征我们找别人写,你就照这个思路写下去!”

  金一南:这块补充,就是无意插柳,我完全没有这方面的事先设计,无意插柳,无意中形成了这种氛围,最初这本书猛一看挺吓人的,大家看这么厚一本书,谁有时间看,一看这本书字又这么小,现在有的领导同志拿放大镜看这本书,这么小的字,这么厚,而且一看一个插图都没有,现在都是图文并茂,都是日本的动漫,现在成年人都读动漫了,谁还读大厚字,他们一看就完了。所以这本书我觉得猛一看给人面目,起码面目吓人,一看除了学者谁能看这书。弄不懂。

金一南以淮海战役里国民党指挥官杜聿明的亲身经历为例,粟裕的十万部队后面跟着四五十万民工推小车,推伤员,推粮食,推弹药。国民党30万大军从徐州出来,往南开进,沿途村庄老百姓全部跑光,粮食全部掩埋,水井用石头填了。杜聿明在心底问自己:“我这是在跟军队作战吗?”金一南说:“当时我们没有选票,但人民用脚杆子站在了共产党这边,我们才能获得这样的伟大胜利。”

  环球人物杂志:有人说,改军区为战区是向美军学习。而您曾说过,“如果只是按照美国的模式改造自己,肯定要失去自己的特色”。中国军队在改革中应该保留什么特色?

这个时代也给人们提供了非常自由的发展空间。今天的年轻人经常为自己要不要去体制内纠结。过去呢?我们只能服从组织安排。以前常有人说自己怀才不遇,现在却是经常找不到人才。央视一位领导说过,他现在是擦亮眼睛找人才,是千里马你就放开了跑呀,是人才,谁不想用?

  主持人:所以我也感觉不管对一个个体而言,还是对一个群体而言,我们不要害怕苦难,我们一定要直面苦难,但是你不能重复,没有价值的重复那些苦难,你一定要把苦难消化了,然后通过一个契机,通过一种力量,使它化作辉煌。

2012年7月27日《人民日报》

  环球人物杂志:一个军人,一个官员又该如何担当?

从2009年出版至今,《苦难辉煌》卖了近200万册,金一南还因此登上“中国作家富豪榜”。他直言想不到:“想不到能有这么多读者。想不到这么多高级领导干部,包括总书记会看。如果我当时知道今天的结果,也许手一哆嗦,就写不出来了。”

  相关专题:解放军建军83周年

金一南认为,当前有些人对那段历史不了解,一些所谓的解密文章说中国共产党的胜利就是靠机会靠偶然靠巧合,这完全不符合历史事实。实际上,中国的革命事业是靠艰苦卓绝的奋斗,付出了极其惨重的牺牲换来的,而支撑中国共产党人前仆后继的动力就是信仰。信仰,使这批人成为中国人中最坚决、最勇敢、最能奋斗、最富牺牲精神的人。

  出版时又出现问题。“50多万字的书、没有一张插图、字还这么小、印得密密麻麻,还是写党史军史,现在能卖出去吗?”出版社找来业内“大佬”咨询。来人简单翻了翻,说了一句“这样的书,也就六七千册”。他的意见让大家面面相觑:“要不先印几千册吧?保本就行。”没想到几千册很快卖光,加印,加印,再加印,还得加印
谁也没有想到这本不被看好的书就这样火了起来。不仅受到市场的好评,还获得高级干部的认可。有一次,金一南去国家发改委讲课,主持人是机关党委书记,他在介绍金一南时讲了个故事:“有位同志在机场读《苦难辉煌》,结果读得太入迷,把飞机误了,于是索性在机场休息室里看了7个小时,一口气看完。这个同志,就是敝人。”金一南在湖南、湖北、吉林、江苏等地讲课时,省里的党政领导不约而同地告诉他,习近平同志推荐他们读《苦难辉煌》。几位中央领导同志看完书后,专门约金一南谈这本书。一位领导同志说,他是在福建一个小地方的书店里发现这本书的,翻开前言,就被深深吸引。听到这些,金一南也很感慨:“我真没有想到,原本为回答自己内心问题而写的书,会受到这么多领导同志认可。”

今天被形容为鸿篇巨制的《苦难辉煌》,就这样歪打正着地偶然上路。

  主持人:其实非常有道理,因为有些人死了,他还活着,他靠精神使自己的生命得到了延续。

图片 1

  金一南:1991年海湾战争后,美国的作战模式对我们冲击非常大。我们一度大量翻译美军的作战条例、军事报告,无形中开始参照对方的模式和标准来建军。

但列宁本人,既提供意志,又提供思想。

  金一南:当然是,深入中国国情的观点,他把中国看透了,所以毛泽东讲了一句话,他说只要有白色政权的战争,我们就相信,红色政权的发生、发展及其最终的胜利是一种必然,这是毛泽东窥破了中国国情的特点,我们讲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掌握中国的国情,不要盲目的学习西方,这不是一句空话,毛泽东当初之所以能够,我前面讲了大家都不看好中国革命,只有他看好,因为他窥破了这个特点,就是军阀的混战给我们的发生发展留下了足够的空间,在这个基础之上大前提下,中国特殊的国情,我们有正确的主义,有英勇奋斗的红军,有人民群众拥护,其他的条件才可能发生。如果离开这些最根本的条件,那些共性的条件就站不住。

与前一本创造了畅销神话的《苦难辉煌》相比,《浴血荣光》放弃了宏大叙事,不再像以往党史作品以会议、事件、运动、战争为脉络,而把目光集中于历史风云中的人,以人物的经历、话语、性格凸显人格的魅力和历史的残酷。金一南说,“西方文学有这样一个说法,‘人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是世间一切悲剧的根源’,而中国共产党人的全部奋斗就为了掌握中华民族自己的命运。最令我感动的就是这样一批人,年纪轻轻干大事,年纪轻轻丢性命,这批人成为国家民族的开路先锋。”

  环球人物杂志:人们有一个共识,腐败问题关系到党和国家的生死存亡。那么对军队来说,腐败问题是不是也关系到生死存亡?

过去军队有句话,“经费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有人质疑解放军战斗力不高,我们可以说军队没钱,所以装备受影响;有人质疑解放军人员素质不高,我们还是说军队没钱,所以招不来人才、留不住人才。但现在,我国的军费达到1100多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二、亚洲第一。回想当年,邓小平有个愿望,就是等国民生产总值到10000亿美元时,能够拿出100亿美元来投入国防,提升军队的战斗力。现在,我们的军费是邓小平愿望的10倍还多。再用经费不足当借口混日子是不行了。充足的经费是军队发展的动力,也是压力。如果建立不起与投入相应的战斗力,军队上对中央下对百姓怎么交代?

  金一南:脚踏实地,结合中国的实际,实事求是。一旦我们脱离这一点,被别人抱起来我们就完了,你刚刚的提问,我就不太同意刚刚那个网友说的,我们从胜利走向胜利,没有,我们从失败、挫折艰难走向胜利。我们从来不是从胜利走向胜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