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媒体称多家在华朝鲜餐厅倒闭 或因职工集体叛逃

图片 1

图片 1

中国基于2017年9月的联合国安理会制裁决议要求朝鲜相关企业在120天内关闭的通知在1月9日迎来期限。多家在中国的朝鲜企业被迫关闭,在边境地区有人看见朝鲜劳动者返回朝鲜的情形。不过,部分涉朝企业将朝鲜的出资转换成中国资本,表示“今后将继续营业”,试图躲避制裁。       
由于朝鲜强行实施第6次核试验,联合国安理会去年9月11日(北京时间12日)通过了对朝制裁决议。主要内容为关闭朝鲜企业和个人设立的企业,禁止雇用新的朝鲜劳动者。基于这一对朝制裁决议,中国商务部当月28日发布通知要求中国国内的对象企业在决议通过之日起的120天内关闭。 丹东的朝鲜餐厅内,朝鲜女服务员载歌载舞(资料图,2017年10月)       
辽宁省沈阳市的高档饭店“沈阳七宝山饭店”是众所周知身为中朝合资企业,该饭店表示从9日开始停止营业。该公司由朝方“朝鲜柳景经济交流社”出资70%、中方“丹东鸿祥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出资30%,不过饭店的员工日前表示“朝方的股东将撤退,公司将变成中国企业,然后继续营业”。据相关人士表示,按照指示从9日开始停业,重新开业尚无眉目。        
从中国政府运营的公布企业信息的网站显示,朝鲜企业出资的贸易和投资相关的咨询企业“丹东铸辉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于近期关闭。在中朝边境附近的丹东市,包括中国最大的朝鲜餐厅“高丽馆”在内,多家朝鲜餐厅相继停业。有人看到朝鲜劳动者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回国。        
另一方面,北京市的一家朝鲜菜馆“玉流馆”9日仍在继续营业,而且受理了10日以后的预约。据中国的一家信用调查公司介绍,这家餐馆的运营企业原本是和朝鲜有关的法人与中国企业共同设立的合资公司,但2017年12月8日该公司的资本构成更改,改为由两名中国人个人出资。估计“玉流馆”通过去除朝鲜的资本才得以继续营业的。       
新出资者的名字在中国的朝鲜族中较为常见,详情不明。在中朝关系趋冷的形势下,向朝鲜餐厅出资的目的令人费解。当记者向餐馆的员工问及谁是出资者时,对方只回答:我不需要知道谁出资。  北京市内营业中的朝鲜餐厅。17年12月转换成中国资本。        
朝鲜餐馆因为演奏朝鲜音乐和展示朝鲜舞蹈而出名。12月的联合国制裁决议决定两年以内将所有在外的朝鲜务工人员送回国,朝鲜餐厅将无法确保朝鲜音乐演奏者。但餐馆相关人员说,“如果以文化交流的名义留下的话,就不会被送回去”。       
虽然国际社会正在形成对朝包围网,但左右制裁实际效果的却是朝鲜的经济后盾——中国所采取的行动。中国外交部主张全面履行制裁决议。在北京的一位外交相关人士表示,“将会高度关注中国会针对这些避免制裁的动向采取一些什么措施”。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永井央纪、多部田俊辅 北京

日媒称,9日是中国按照去年9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制裁决议、下达要求朝鲜在华企业在120天内关闭的最后期限。多家朝鲜企业被迫关闭,在中朝边境出现了许多将要回国的朝鲜劳务人员。  据《日本经济新闻》1月10日报道,联合国安理会去年9月11日通过了针对朝鲜第六次核试验的对朝制裁决议。中国商务部当月28日发布公告,规定朝鲜实体或个人在中国境内设立的中外合资经营企业、中外合作经营企业、外资企业应自联合国安理会第2375号决议通过之日起120天内关闭。  着名的中朝合资企业、辽宁省沈阳市的高级饭店沈阳七宝山饭店从9日开始停止营业。该饭店由朝鲜柳景经济交流社控股,中国方面的丹东鸿祥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也持有股份。饭店的员工前天还说:“朝鲜方面的股东已经退出,饭店变成了中国企业,将继续营业。”据有关人士说,饭店接到政府指示后于9日停止营业,何时再恢复营业尚不清楚。  媒体报道称,据传中朝合资的丹东铸辉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最近关闭,多家朝鲜餐厅也相继关闭,其中包括位于靠近中朝边境的丹东市的高丽馆,它堪称中国最大的朝鲜餐厅之一,有人看到了朝鲜劳务人员携带大量行李回国的情景。  朝鲜餐厅以朝鲜音乐演奏和朝鲜舞蹈着称。联合国安理会去年12月通过的制裁决议规定,朝鲜的海外务工人员将在限定期限内被遣返,因此很难保留表演人员。

朝鲜观察   国际社会的对朝鲜制裁正在取得效果。在作为中朝贸易基地的中国辽宁省丹东市,朝鲜资本开办的餐厅相继关闭,外派劳工也陆续被要求返回,朝鲜获得外汇的道路正在逐渐变得狭窄。受9月联合国制裁决议的石油供给限制的影响,朝鲜的燃料出现价格暴涨。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走访了制裁的一线。  关闭的朝鲜餐厅   
朝鲜对外贸易的9成依赖中国,而边境城市丹东市占其中7成。   
11月底走访丹东市内的5层的朝鲜餐厅“丹东高丽馆”,发现已经人去楼空,椅子和餐桌被随意摞起来。入口处贴着告示纸,称“因维修暂停营业”。一名看守的朝鲜女性说:“一个星期前关的,半年内不会开的。”   
该店被认为是中国最大规模的朝鲜餐厅,有约100名朝鲜女员工在此工作。大多20岁左右,还表演唱歌和跳舞等。当地相关人士称:“大部分人已经回朝鲜了。维修只是表面的理由”。经常光顾该店的一名当地男性显得有些遗憾,说:“那些女孩子都很乐观、淳朴,是中朝友好的象征。” 丹东的朝鲜餐厅内,朝鲜女服务员载歌载舞(2017年10月)   
日本经济新闻社(中文版:日经中文网)调查丹东市内的8家朝鲜餐厅发现,11月有包括高丽馆在内的3家关闭,似乎都是朝鲜全额出资。还在营业的餐厅,顾客也不多。问一名在店里工作的朝鲜女性:“年内回国吗?”她不回答,只是点了点头。朝鲜餐厅是朝鲜获取外汇的有力手段,在中国各地约有50家。但朝鲜餐厅的关闭潮肯定会扩大到中国其他城市。      
影响还扩大至朝鲜劳动者就职的工厂。据居住在工厂附近的中国男性称,从10月开始看不到进行集体行动的朝鲜人。工资低但勤恳的朝鲜劳动者曾受到欢迎。中国政府似乎停止了签证发放,朝鲜劳动者似乎被解除了雇用协议。在中国全境工作的朝鲜劳工被认为达到10万人规模。中国的公安相关人士透露,“中央发出命令,要求让朝鲜劳动者尽快回国”。 10月时的丹东市街景   
旅游也受到了影响。中国11月要求丹东的旅行社暂停游览平壤等地的2晚3天以上的朝鲜旅行。对当天往返的旅行也进行了限制。旅行社的相关人士称:“现在是冬天,游客本来就少,还算好,如果持续到明年春天以后,就惨了。” 
 北京-平壤航班停运    
 连接北京和平壤的中国国际航空定期航班在中国特使回国的11月20日之后停运。中国反对原油禁运等可能导致朝鲜经济陷入严重混乱的严厉制裁,但顾及与美国的关系,似乎不得不加强压力。 1
2 下页 &gt&gt

  报道称,朝鲜餐厅经营陷入困境的原因包括联合国安理会今年3月开始对朝鲜实施的经济制裁,以及韩国政府劝告其公民不要光顾朝鲜在国外经营的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