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铁媒体力挺中华夏族民共和国:菲在威德尔海违规自焚美遏华必败

图片 3

  巴基斯坦主流英文媒体巴基斯坦报6月11日刊登巴基斯坦战略研究所亚太问题专家艾赫迈德·拉希德·马利克撰写的《南海对峙:中国无意寻求霸权》文章。文章指出,中国在南海的活动既是其历史权利的合法继承,也是其国家体量的合理体现;美国作为域外国家以及非声索国,却在本地区内纠集一批新老盟友对中国集中发难。日前,马利克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也进一步表示,以菲律宾为代表的声索国有意将南海领土争议放大并拉域外大国作为靠山,欲增加自身与中国对抗的砝码,这一做法无异于玩火自焚;而后者则利用上述声索国与中国之间的领土争议,打着提供航行自由等公共物品的幌子对中国和平崛起加以遏制和封锁,历史经验表明,这一遏华设计必然会以失败告终。

谈到南海问题的发展前景,马利克说道,南海问题的升温归根结底是因美及其盟友遏制中国强度增大所致,短期内出现缓和的希望不大。但从历史的角度看,这并不是美国首次对中国的遏制之举。1949年至1971年间,美就曾试图通过遏制战略将中国扼杀在摇篮中,当时的中国克服了自身国力羸弱等不利条件,使美国上述努力无疾而终。现在,中国的国力和国际地位较当时已有了质的飞跃,因此一定能够成功抵御新一轮的遏华攻势。

  巴基斯坦主流英文媒体巴基斯坦报6月11日刊登巴基斯坦战略研究所亚太问题专家艾赫迈德·拉希德·马利克撰写的《南海对峙:中国无意寻求霸权》文章。文章指出,中国在南海的活动既是其历史权利的合法继承,也是其国家体量的合理体现;美国作为域外国家以及非声索国,却在本地区内纠集一批新老盟友对中国集中发难。日前,马利克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也进一步表示,以菲律宾为代表的声索国有意将南海领土争议放大并拉域外大国作为靠山,欲增加自身与中国对抗的砝码,这一做法无异于玩火自焚;而后者则利用上述声索国与中国之间的领土争议,打着提供航行自由等公共物品的幌子对中国和平崛起加以遏制和封锁,历史经验表明,这一遏华设计必然会以失败告终。

美国休斯敦大学东亚政治及社会科学系终身教授李坚强表示,由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仲裁案本身就是一场经过精心包装的骗局,旨在赢取其对中国南海领土提出的主权声索的支持。仲裁庭支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在领土上的声索超出了其管辖范围,开创了一个很坏的先例,对其权威性及公正性将造成严重且不可挽回的损害,而中国拒绝参与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仲裁案、不接受所谓的仲裁结果既合理也合法。

  谈到南海问题的发展前景,马利克说道,南海问题的升温归根结底是因美及其盟友遏制中国强度增大所致,短期内出现缓和的希望不大。但从历史的角度看,这并不是美国首次对中国的遏制之举。1949年至1971年间,美就曾试图通过遏制战略将中国扼杀在摇篮中,当时的中国克服了自身国力羸弱等不利条件,使美国上述努力无疾而终。现在,中国的国力和国际地位较当时已有了质的飞跃,因此一定能够成功抵御新一轮的遏华攻势。

图片 1资料图:中国海军出动百艘舰艇数十架飞机在南海军演

  马利克说,菲律宾向国际海洋法庭提起对中国南海主权的诉讼,是作为代理人服务其域外委托人在本地区狭隘利益的玩火自焚之举,只会使中菲两国间的领土争议进一步复杂化,使地区和平的曙光进一步黯淡。假若菲律宾真有诚意解决与中国之间的领土争议,选择在双边框架内展开建设性对话才是真正有意义的努力。中方提出的双轨机制就是一个很好的方案。一方面,中国作为一个负责、自信、开放的大国,在确保南海地区和平稳定上欢迎国际社会的积极参与,这也表明了中方无意在南海寻求霸权的和平主张。另一方面,在寻求解决与有关国家间的特定领土争议上,本着互信友好的原则开展双边对话有助于避免问题的复杂化,是尽早解决争议的唯一出路。在这一点上,1963年中巴两国对边界问题的妥善解决对于南海诸声索国至今仍有明显的示范作用。

柬埔寨东盟教育中心主任约瑟夫·马修斯表示,南海仲裁案从一开始就在美国鼓动之下。菲律宾政府应当明白并认识到不涉及第三方的对话与谈判的重要性,“这一争议绝对是双边问题,只能通过双边谈判和磋商来解决”。马修斯还强调:“菲律宾应当而且必须记住,地区内的任何冲突都会危及经济发展和地区稳定,因此不要让局外人引导或影响菲律宾的对内对外政策。”

  马利克说,菲律宾向国际海洋法庭提起对中国南海主权的诉讼,是作为代理人服务其域外委托人在本地区狭隘利益的玩火自焚之举,只会使中菲两国间的领土争议进一步复杂化,使地区和平的曙光进一步黯淡。假若菲律宾真有诚意解决与中国之间的领土争议,选择在双边框架内展开建设性对话才是真正有意义的努力。中方提出的双轨机制就是一个很好的方案。一方面,中国作为一个负责、自信、开放的大国,在确保南海地区和平稳定上欢迎国际社会的积极参与,这也表明了中方无意在南海寻求霸权的和平主张。另一方面,在寻求解决与有关国家间的特定领土争议上,本着互信友好的原则开展双边对话有助于避免问题的复杂化,是尽早解决争议的唯一出路。在这一点上,1963年中巴两国对边界问题的妥善解决对于南海诸声索国至今仍有明显的示范作用。

巴基斯坦主流英文媒体巴基斯坦报6月11日刊登巴基斯坦战略研究所亚太问题专家艾赫迈德·拉希德·马利克撰写的《南海对峙:中国无意寻求霸权》文章。文章指出,中国在南海的活动既是其历史权利的合法继承,也是其国家体量的合理体现;美国作为域外国家以及非声索国,却在本地区内纠集一批新老盟友对中国集中发难。日前,马利克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也进一步表示,以菲律宾为代表的声索国有意将南海领土争议放大并拉域外大国作为靠山,欲增加自身与中国对抗的砝码,这一做法无异于玩火自焚;而后者则利用上述声索国与中国之间的领土争议,打着提供航行自由等公共物品的幌子对中国和平崛起加以遏制和封锁,历史经验表明,这一遏华设计必然会以失败告终。

图片 2
菲律宾占领下的中国南沙中业岛

图片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