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陆战队假想在神州科普对华应战 连两栖舰都相当不足用

图片 7

图片 1图为美海军两栖攻击舰

  胡珀称,在美军大幅削减两栖作战装备之时,其他国家却不断加大对两栖作战平台的投入。去年12月,俄罗斯与法国敲定了引进4艘价值9亿美元的“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的采购计划。中国几乎完成了第二艘两栖作战舰艇的建造工作(中国海军已列装一艘“昆仑山”号大型综合登陆舰),有消息说可能将采购16艘两栖攻击舰。澳大利亚正采购两艘可搭载直升机的大型两栖作战舰艇;韩国、日本、甚至印度尼西亚也都在打造两栖作战装备以提升相应作战能力。

  在中国南海“人工岛”这个特定环境中,美军更是面临空前挑战。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教授埃里克·佩德森警告说,过去5年来,中国近海防御能力发生质的变化,从整体态势感知到“反介入/区域拒止”作战能力都有显著提高,而且中国在西沙、南沙群岛的国防建设已达到“大岛要塞化,小岛阵地化”程度,构成绵密的“海上长城”。其实,这位教授的观点又是美方炒作所谓“南海军事化”的一部分,中方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

图片 2
资料图:2003年2月12日,大批美国海军陆战队及大型装备抵达科威特

  此外,如果想要消除在实施登陆前面临的对方的海空威胁,陆战队势必向其“战斗伙伴”海军求助。然而,近年来在力量建设上素来“捉襟见肘”的美国海军恐怕尚自顾不暇。在伍德假想的对手可能产生的作战威胁中,对反舰、防空和侦察情报系统的压制尚可以由海军“代劳”——毕竟针对这些系统的作战也是海军的核心任务。但是在事关陆战队兵力投送能力的核心因素——两栖舰船方面,美国海军亦有心无力。

  本报特约军事观察员 赵传衡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美海军陆战队已开始在日本部署F-35B隐形战斗机和MV-22“鱼鹰”倾转旋翼机,前者可执行近距空对地支援、滩头支援和战场攻击任务,后者可快速把陆战队员及其重装备、物资等送上岸滩。

  当前,美国海军陆战队现役人员总数约20万人,编有4个陆战师、4个陆战航空兵联队和4个勤务支援大队。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主要任务是由海上发起,在敌人控制下的海岸区域进行两栖登陆,通过建立滩头堡让后续的友军特别是陆军可以登陆,以抢夺敌人领土。美国的陆战师是世界上编制人数最多的地面作战师之一,也是美军唯一使用三团制的作战师。其主要任务是在航空兵和后勤部队的引导和支援下,实施两栖突击作战。

  根据笔者对美陆战队的观察,伍德的看法其实还属于比较乐观的。因为除由陆战队主导的F-35B项目外,海军陆战队研发的多种地面武器系统一直在需求和资金投入的不断变动中“兜兜转转”,严重延宕了陆战队的装备更新进程。如陆战队此前舍弃研发多年的EFV两栖战车方面,转而开发ACV轮式两栖战车。后者的作战性能相较于前者有所退步,轮式底盘对于高烈度两栖作战也有颇多不适应。装备发展方向的屡屡变动,加上这些新装备与美军的新作战需求间存在的差距,显示出美陆战队的装备规划和发展依然任重道远。

  文件认为,海军陆战队是填补陆军、空军、海军战力空隙的重要力量。海军可以取得制海权,运送强大的陆军重装部队;空军可取得制空权。然而,没有海军陆战队,潜在对手在濒海区域的强大拒止力量,会使陆军、海军、空军望而却步。在这个情况下,只有海军陆战队能打开缺口,让陆军能向纵深挺进。海军陆战队提供的是“缝补海战和陆战之间缝隙的能力,是联合部队作战行动的重要方面”。确保濒海进入不仅局限于战争时期的力量投送,它还包括和平时期的军事接触和危机时刻的危机反应。远征传统是海军陆战队赖以存在的支柱,而地面作战也是其不可回避的重要任务。《作战概念》文件指出,海军陆战队从事的作战形态是历史上所称的“小规模战争”,从事这样的作战需要高度灵活的、多用途的、全面的技能。这强调了海军陆战队灵活、机动、精干的作战力量的不可或缺,海军陆战队的“绝活”并非伊拉克战场上的传统的地面战争,而是各种类型的“小规模战争”。

图片 3

  不过,随着传统海军角色背景下的任务日益弱化,包括从编制上来看,美国海军陆战队越来越类似美国陆军部队。未来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使命任务是什么?尤其是“后伊拉克”和“后阿富汗”时代的使命任务又如何定义?对此,前任国防部长盖茨忧心重重,他感到:美国海军陆战队已经变得太习惯于打陆战,到了必须重新界定其在海军角色下任务的时候了。

图片 4图为美军真正进行两栖战训练

图片 5
中国海军已列装一艘“昆仑山”号大型综合登陆舰。

  们在自己的领土上开展建设、部署一些必要的防御设施,这完全是主权国家的正当权利,任何国家都无权说三道四!

  可以预见,随着美国“空海一体战”理论的提出,未来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发展空间肯定是巨大的,其地位和作用也必将得到持续的提升。

  随后,传统基金会资深军事专家达科塔·伍德为美海军陆战队谋划了多方面建议。达科塔·伍德曾在海军陆战队服役多年,以中校军衔退役,后在多个美国智库担任军事分析工作,对美军,特别是其“娘家人”海军陆战队的现状十分熟悉。在《防务新闻》的专访中,伍德从装备体系、战法编制和军种协同等角度全面剖析了美陆战队在东海和南海海域作战时可能存在的问题。

  《作战概念》既是凸显海军陆战队独特性和不可或缺的“公关战役”,也是该军种转型的未来导向,但这能否赢得美国决策者的认可与支持,仍有待观察。

图片 6

  但是,在美军的战斗序列中,海军陆战队已经不是海军的兵种,而是与陆海空军平等的第四大军种。同时,为了适应全球战略的需要,近年来,美国海军陆战队不断改进装备、调整体制编制,全面提高了预先部署、快速突击、高度机动和整体作战能力。

  在特朗普政府竖起与中国进行“军事竞争”的大旗后,美军各军种也纷纷向这一目标“看齐”,绞尽脑汁地寻求发展抗衡和遏制中国军队的能力,并针对东亚-西太平洋作战环境制定新的战法战术。近日,美军官媒《防务新闻》网站就问计于代表美国新右翼保守势力的智库——传统基金会,“点题”要求该基金会为美国海军陆战队在中国东海和南海海域建立“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寻求在中国远程导弹攻击范围内与中国军队对抗的作战方法。

  胡珀写道,目前美海军派遣了11艘舰艇在日本参与救灾行动,其中一多半是冷战时建造的两栖攻击舰。在美国海军将目光更关注于发动高技术、蓝水战争的能力建设时,其两栖战力正被边缘化。美防长盖茨日前宣布2012财年军费预算时已取消了海军陆战队的“远征战车”项目。表面原因是,在军费削减的压力下,高达2500万美元的单价承受不起,但实际上反映出美军方对两栖作战的消极态度。此外,白宫赤字委员会要求削减海军陆战队的MV-22“鱼鹰”直升机、F-35联合攻击战斗机以及未来海上预置部队。预置部队犹如漂浮在海上的巨大军火库,可以为海军陆战队的远征行动提供重要支持。不仅如此,美国海军目前拥有的33艘两栖攻击舰和船坞登陆舰等,也难逃遭削减的命运,而这类舰只正在日本执行救灾任务。

  尽管纸面能力强大,但美海军陆战队就真的“天下无敌”吗?专家认为,这倒也未必。这一方面来自于美军自身原因,另一方面也面临着南海地区特殊环境带来的挑战。

  从美国独立战争开始,脱胎于“殖民地海陆战队”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就开始作为一个独立军种登上战争舞台

图片 7图为美国海军陆战队正在进行训练

  在胡珀发出警告的同时,美海军陆战队也在为自己的前途奋起“挣扎”。赢得充足的预算支持是海军陆战队重建与转型的关键,海军陆战队必须证明自己的独特和不可或缺。美海军陆战队日前发布了《作战概念》文件,明确提出了两大核心任务——确保濒海进入、打赢小规模战争。

  与这支夺岛部队配套的,是美国海军庞大的两栖登陆舰队,包括多型拥有直通甲板的大型登陆舰。无论是排水量还是载机数量,它们都不比一些国家的中小型航母差。第31远征队就部署在美国海军“黄蜂”级“好人理查德”号、“惠德贝岛”级“托尔图加”号和“日耳曼城”号两栖舰上。这些两栖舰艇都搭载有大型气垫登陆艇,后者能运载一辆主战坦克和24名士兵,或者运载150名士兵实施抢滩登陆作战。

  事实上,由于美国近年来的作战大多凭借海空军完成打击任务,海军陆战队的作战功能受到质疑,甚至有失去独立军种的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