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坚联邦合众国要铲除全部制惩换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开价索要的价格?U.S.A.怎么调换如此快?

图片 2

  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8日发表讲话,谈及与美国关系,说伊朗在经济和宣传层面正面临美国发动的“战争”。美国一方面对伊朗民众施压,另一方面又放话称想要谈判,伊朗绝不会妥协于美国的压力。

问:美国要解除所有制裁换伊朗谈判?美国为什么转变如此快?

问:怎么看待伊朗总统鲁哈尼称,在参加联合国大会期间,不会和特朗普会谈呢?

  鲁哈尼当天在首都德黑兰出席纪念伊朗前总统穆罕默德·阿里·拉贾伊的活动。他在讲话中说,伊朗现在面对“经济、心理和宣传战争”,政府处于战争前线。

图片 1

图片 2

  他说,美国不断施压伊朗的同时,每天又通过各种渠道表露谈判意愿。“我们究竟该相信哪一个?是你们传递的信息,还是不讲道理的行为?如果你们当真为伊朗民众着想,那又为什么对他们施压?”

情况有变,为什么?在联大会议期间,鲁哈尼在回国伊朗德黑兰之前,确实透露出美国要取消对伊朗的所有制裁来换取谈判。这消息一放出,经过很多正规国外媒体的报道,看来美国要解除所有对伊朗的制裁来换取谈判这个事是真的,也是鲁哈尼说的。

当地时间9月19日,伊朗驻联合国代表团表示,美国已向伊朗总统鲁哈尼和外交部长扎里夫发放签证,允许两人前往纽约,出席下周的联合国大会。即使如此,鲁哈尼也不可能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会谈。原因很简单,主要有三点:

  鲁哈尼这一讲话前,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5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说,他可能在本月出席联合国大会会议时会见鲁哈尼。伊朗是否愿意与美方对话取决于伊方,他永远愿意与伊朗领导人接触。伊朗总统办公室随后回应,鲁哈尼不会在出席联合国大会期间会晤特朗普。

但在鲁哈尼发布这个消息后不久事情就有了转变,川建国已经推特回复,取消全部制裁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和美国谈判先不要着急,也不要高兴得太早,因为他随时都可能改变,出尔反尔这是他们的惯例了,从以往与美国谈判的那些国家来看,就算与美国谈判商量好了最后的结果,他们回到国内又觉自己吃亏了,也会马上把谈判结果作废。这都是有过事例的。

第一,美国要与伊朗会谈,首先必须拿出诚意。伊朗态度不但明确,而且一贯:取消对伊朗的制裁,重新回到伊核协议,这是谈判的前提,离开这个前提,伊朗不可能与美国会谈。伊朗多次明确,不可能在被制裁的情况下与美国会谈。所以,特朗普应该死了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与鲁哈尼谈判的心。

  伊朗2015年与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达成伊核问题全面协议。根据协议,伊朗承诺限制核计划,国际社会解除对伊制裁。然而,特朗普今年5月宣布美国退出伊核问题全面协议,8月重新启动对伊朗金融、金属、矿产、汽车等一系列非能源领域制裁,定于11月重启对伊朗能源业和石油交易、中央银行交易等领域制裁。

感觉这次可能是在联大会议期间,美国团队的人和伊朗团队的人可能私下进行了小规模的交流传话,在伊朗明确先取消全部制裁再谈判的一惯态度下,有可能美国确实愿意先取消制裁再谈判,当然有可能美国方面的人传错了话,也有可能伊朗方面会错了意。所以就有了鲁哈尼刚向外透露美国愿意取消伊朗全部制裁换取谈判,之后川普又发推否认。总之和美国谈判不要太当真,因为就算签了协议,他们也是可以随时退出。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已经是前车之鉴了。

第二,沙特油田遇袭,本来也门胡赛武装已经认领,而且展示了铁的证据,但美国依然咬定是伊朗干的,有这种道理吗?这不是美国明摆着栽赃伊朗吗?而且美国还加大对伊朗的制裁力度,甚至宣称要对伊朗动武。对此,伊朗做出明确回应——如果美国对伊朗动武,那么,伊朗必须打一场全面战争。也许美国被伊朗的气势吓倒了,也许美国自知理亏,最后认怂了——不仅特朗普说出了不对伊朗动武的话,而且美国向伊朗总统鲁哈尼和外交部长扎里夫发放了签证。

  受制裁影响,伊朗经济状况近期恶化,物价上涨,货币里亚尔大幅贬值。国内经济问题令鲁哈尼政府承受压力,议会上月底就伊朗面临的经济问题质询鲁哈尼。

欢迎关注。 点赞 评论

第三,道义在伊朗一边,美国骑虎难下。美国退出伊核协议,本身就是无理取闹;居然对伊朗步步紧逼、极限施压,更是不得人心。虽然一直鼓吹对伊朗动武的美国前安全顾问博尔顿走了,但伊朗与美国是否谈判与博尔顿走不走关系不大——伊朗不怕博尔顿喊打喊杀,美国真要动武,伊朗早已做好一切准备。美国不要低估伊朗反抗的意志,伊朗不可能屈服于美国的淫威,美国妄图通过极限施压让伊朗屈服,完全想错了。

  鲁哈尼在8日讲话中承认,伊朗承受越来越大的经济压力。他认为,伊朗民众应当团结一心,携手度过难关。

9月27日,伊朗总统鲁哈尼从纽约联合国大会返回德黑兰之后对外表示,美国为了换取与伊朗的谈判机会,提出愿意解除对伊朗的所有制裁,但是伊朗方面因为美国要求一对一的谈判方式没有答应。但是,27日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伊朗想要我以解除对他们的制裁为条件换取两国会面。当然,我说了,‘不’!”

美国向伊朗总统鲁哈尼和外交部长扎里夫发放了签证,同意鲁哈尼和扎里夫到美国参加联合国大会。其实,这是美国自作多情——没有美国签证,鲁哈尼和扎里夫也可以参加联合国大会;只是鲁哈尼和扎里夫考虑到自身安全,尤其是美国正在制裁扎里夫,美国如果不签证,鲁哈尼和扎里夫不参加联合国大会也无妨。美国企图以签证换会谈,要么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要么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他提及上世纪80年代伊朗与伊拉克间历时八年的两伊战争,强调伊朗从来不退缩,只会坚持。“现在,伊朗同样不会屈服于白宫的压力。”(陈立希)(新华社专特稿)

鲁哈尼既然这么明确地向媒体宣布,美国为了换取与伊朗的谈判机会,提出愿意解除对伊朗的所有制裁,那么这就不是空穴来风,而是特朗普向伊朗做出过承诺。如果美国在这方面没有应允,那么鲁哈尼不可能这样说,可见美国又食言了。

在胡塞武装袭击了沙特境内最大的炼油厂和第二大油田后,美国,沙特和以色列都一口认定伊朗的幕后黑手。

伊朗遭受美国的经济制裁一年多了,伊朗急需同美国谈判,以达到解除制裁的目的,伊朗答应同美国谈判的条件就是美国首先要解除对伊朗的所有制裁,这是前提条件,否则伊朗不可能答应对美国会谈。所以,美国应该是允诺可以解除对伊朗的所有制裁,然后要求同伊朗进行一对一的谈判,但是伊朗对美国缺乏信任,提出伊核协议的签约方一起参加谈判,这样可以给伊朗做个见证,防止美国出尔反尔。

他们要求伊朗承担责任,并将此作为升级波斯湾冲突,向伊朗实施施压的借口。甚至有不少美国官员呼吁特朗普对伊朗发动军事打击。因此,一向态度强硬的伊朗,在面对危机之时继续保持了不怕美国报复的表态。而伊朗政府也高调宣布,不会在前往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时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面。(伊朗总统鲁哈尼)

鲁哈尼还提到,“美国向几乎所有的欧洲和非欧洲国家领导人发出信息,称美国想要与伊朗进行总统之间的一对一会谈,但是我们拒绝了这一提议,我们说应当在伊核问题六方会谈的框架下进行谈判,他们(美方)也接受了。”美国在多种场合表达要同伊朗谈判的意愿,并且准备好了随时与伊朗谈判,但是美国想掌握谈判的主动权,也就是美国要掌控谈判的整个过程,所以美国觉得还是不能让其他国家参与,而是与伊朗进行一对一的谈判,所以美国才否认以解除对伊朗的所有制裁换取对话。

鲁哈尼立场强硬,拒绝与美国进行任何谈判

伊朗和美国的国家元首都会在9月底参加联合国大会,全世界有很多国家和国际组织都希望鲁哈尼与特朗普在此期间能够好好谈谈,缓和波斯湾局势。但事与愿违,德黑兰和华盛顿依然互有嫌隙。

据伊朗法尔斯通讯社19日报道,伊朗总统鲁哈尼再次重申,伊朗政府不会与美国在核问题与周边安全形势上进行任何谈判,伊朗将继续推行突破2015年核协议的限制。他还表示,尽管他和伊朗外长扎里夫都将在不久后出席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但他们并不会以此为契机会见美国总统特朗普。

而美国总统特朗普早在17日就已经向外界表示,自己不想再9月底的联合国大会期间与鲁哈尼会面。也就是说,伊朗和美国的两国总统均不想见到对方。双方没有任何想要通过谈判解决问题的迹象。(美国总统特朗普)

其实从这一件事上可以看得出,美国确实是一个出尔反尔的国家,既然已经允诺了同伊朗谈判,其他六方会谈参与方也一起参加谈判,但是马上就不承认了,这也难怪伊朗对美国缺乏信任。伊核协议美国都可以随意撕毁,那么伊朗单独同美国谈判,即使双方达成了协议,伊朗也怕美国不会遵守,所以伊朗才坚持要六方会谈国家一同参加美伊双方举行的谈判,最起码为伊朗做个见证。

鲁哈尼不愿与美国对话的原因

对于伊朗来说,与美国对话是毫无意义的,德黑兰很明白美国的目标是什么,他们也知道即便伊朗继续保持强硬的态度也不会引来战争,因此并不稀罕与特朗普展开对话。

首先,伊朗政府对特朗普政府缺乏信任,认为与特朗普谈判是对牛弹琴。特朗普屡次宣称伊朗在偷偷研制核武器,要对伊朗实施制裁,而伊朗已经不厌其烦的告诉全世界,自己不会谋求发展核武器。美国本来是2015年就已经与伊朗达成了核协议,而特朗普上台后立即单方面退出,让伊朗觉得美国人做事出尔反尔。在美国三番五次失信于人,且死不退让的情况下,伊朗绝不会和特朗普谈判。

其次,美国不愿意解除对伊朗的经济制裁,继续对伊朗采取敌视和封锁,违背了伊朗的和谈底线。从5月1日美国正式取消伊朗的石油出口豁免权以来,连续发生了巴格达绿区遇袭事件,巴士拉外国石油公司遇袭事件,富查伊拉事件和阿曼湾事件。伊朗每一次都被美国指责为幕后黑手,特朗普对伊朗的制裁越来越严厉,不见放松。而伊朗一再强调,与美国进行谈判的前提是美国承认2015年伊核协议,重新回到国际条约和秩序中。从目前的形势来看,美国并不打算遵守这个前提,因此,美国和伊朗没有谈判的可能性。(美国总统特朗普)

伊朗总统鲁哈尼去美国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有何收获不得而知,但他回到伊朗后,便迫不及待地向全国人民报告了一个好消息:美国为了换取与伊朗的对话,提出解除对伊朗的所有制裁。如果属实,那是伊朗自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爆发的美伊危险对峙中取得的大胜利。

伊朗还美国在波斯湾沿岸加剧了对抗

美伊双方非但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缓和关系,反而加剧了对抗的领域和力度。

美国的如意算盘是采取经济上的制裁和军事上的威慑,让伊朗最终屈膝投降。美国利用美元在石油贸易中的特殊地位,禁止伊朗出口石油,让伊朗的经济发展陷入危机,从而导致伊朗发生各种危机。而在军事上,美国从一开始向海湾地区增派航母和战略轰炸机,到现在组织了包含沙特,波兰,英国,韩国在内的“护航舰队”,已经越来越显得咄咄逼人。

而伊朗政府也并没有服软,伊朗政府和军方不断警告美国不怕战争,他们也看出了特朗普不敢打仗的真实面目,因而显得有恃无恐。(伊朗导弹)

在此次鲁哈尼和扎里夫前往纽约开会的准备活动中,美国方面还屡次阻扰给他们派发签证,这让伊朗方面大为恼火,当然,现在伊朗代表团已经获得了签证。

由于双方剑拔弩张,不难料到9月底的这场联合国大会上会有一番激烈的言辞斗争,大家拭目以待吧。

(联合国大会会场)

在这个时间点,伊朗总统鲁哈尼和特朗普举行会谈,能谈出什么结果来呢?

在沙特还未确定,伊朗是14号用无人机加巡航导弹袭击沙特阿美石油公司的凶手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口咬定是伊朗所为,并且以“炮弹已上膛”威胁伊朗政府,这种没有任何证据就横加指责的根深蒂固的敌对意识,根本不具备两国缓和关系所必须拥有的心理因素。

特朗普在9日解雇总统助理博尔顿后曾经向媒体宣布,在联合国大会期间,可能与伊朗总统鲁哈尼进行谈判,蓬佩奥进一步表示“可以不设任何前提条件”。但这个前提,必须建立在美国消除对伊朗的敌意之上,并且做出实际行动,为谈判做好铺垫工作,但是,美国近期的举动显然南辕北辙。不具备两国领导人见面的所拥有前提条件。

也就是说,美国总统特朗普希望和鲁哈尼谈判是在放烟雾弹,蓬佩奥在欺骗伊朗政府。(鲁哈尼-伊朗总统)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识破了美国政府的阴谋诡计,在17日的电视直播节目中,表示永远不和美国政府举行谈判。

最高领袖一槌定音,为本次联大会议双方人员可能的接触,直接画上句号。

这么做无疑是对的。

自2018年五月,特朗普政府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以来,重新开启对伊朗的各种制裁,军事大棒加贸易施压,让伊朗的经济几乎崩溃,美国还准备在波斯湾组建国际联盟护航队伍,准备联合多个国家向伊朗发难。

截至目前,伊朗所有国家领导人都成为美国政府制裁名单上的黑客,伊朗保家卫国的核心力量伊斯兰革命卫队,被美国政府定性为恐怖组织。从7月4日开始,伊朗“格雷斯一号”油轮,成为美国政府在全世界范围内围追堵截的海上目标,经过两个多月的周旋,更名为“阿德里安-达利亚一号”格蕾斯,终于在历尽千辛万苦之后,安全把210万吨原油卸在叙利亚塔尔图斯海港,让美国政府计划落空。

这些心酸的往事,波斯人不会忘记,他们知道,在特朗普任期之内,美伊关系出现转缓的可能性很小,因为特朗普总统竞选承诺之一,就是废除《伊核协议》,他认为这份协议养肥了伊朗,美国政府没有从中得到任何好处。(16日,德黑兰民众焚烧美国国旗)

特朗普为什么想要与鲁哈尼举行谈判呢?

很简单,伊朗总统鲁哈尼和外长扎里夫参加这次联大的主要任务就是阐述伊朗对待众多国家关心的《伊核协议》的国家政策,揭露美国政府在中东地区的霸权主义野心,特朗普日前故意抛出橄榄枝,是为了迷惑伊朗,让伊朗领导人在联大会议期间,放松警惕,不过分宣传和抹黑美国政府的形象。

可惜,鲁哈尼宣布不和特朗普谈判,所以这一切落空了。

然而,伊朗人民只高兴了短短的几个小时,特朗普在推特上否认了鲁哈尼的说辞,他称:“伊朗要我解除对他们的制裁,以换取与他们见面。我说,当然不!”

特朗普的打脸举动清晰地表明:在伊朗没有对美国作出重大让步的前提下,美国绝对不会解除对伊朗的制裁,因为制裁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重创了伊朗的经济、财政,胜利的天平在美国这边,时间也没美国这边,特朗普根本不着急与鲁哈尼见面、对话,着急的是伊朗,尤其是鲁哈尼为首的温和改革派。

9月24日,第74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正式开始,特朗普、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英国首相约翰逊、伊朗总统鲁哈尼等等都出席了。特朗普与鲁哈尼两人的距离从未如此近,会见面谈一谈吗?特朗普在会上给出了明确的答案:不会与鲁哈尼见面。

但外界还是期待特朗普与鲁哈尼借此良机会面的,哪怕见上十分钟也好。外界没能力施压特朗普与鲁哈尼会面,那就只能施压弱势一方的鲁哈尼。在联合国大会的间隙,马克龙、约翰逊“堵住”鲁哈尼,撺掇鲁哈尼勇敢地去跟特朗普见上一面,并称这是天赐良机,错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约翰逊在一旁附和着。鲁哈尼听了哈哈大笑,没有表态,但也没有听从马克龙、约翰逊的怂恿,去跟特朗普握手、见面。

鲁哈尼之所以没有听从马克龙、约翰逊的撺掇去跟特朗普见面,一方面是特朗普已经讲过了,不想跟鲁哈尼会面,在这样的情况下去见面,难免有热脸贴冷屁股之嫌;另一方面,伊朗最高领袖反对与美国谈判,而美国也没有解除对伊朗的制裁,这是鲁哈尼与特朗普见面的障碍,障碍没有消除,鲁哈尼去跟特朗普见面的政治风险太大,他回到伊朗必定会有猛烈的政治暴风雨等待着他,这是他无法承受的。

但是,鲁哈尼在出席联合国大会的间隙,分别与马克龙、约翰逊举行了会晤,会晤的主要议题自然是美以局势。或许,在会晤中马克龙、约翰逊对鲁哈尼作出了某些暗示,甚至是口惠实不至的承诺,包括施压,鲁哈尼据此降低了伊朗与美国对话的条件:由之前的先解除对伊朗的制裁,调整为美国提出解除对伊朗的制裁。

于是,鲁哈尼从纽约返回德黑兰后,便迫不及待地向全国人民喊话,称美国已经提出解除对伊朗的所有制裁,以换取对话。鲁哈尼的真实目的不是向伊朗人民报告喜讯,而是试探强烈反对与美国谈判的掌握实权的伊朗强硬保守派(教士集团与革命卫队等),以及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底线,寻找伊朗与美国谈判的边界究竟在哪里。

特朗普闻言,几个小时后就作出了回应,否认了鲁哈尼的说法,一点面子也不给,这表明特朗普并不急于与鲁哈尼见面,美国不着急与伊朗谈判,除非伊朗满足美国的提出的谈判的先决条件:伊朗弃核,放弃弹道导弹项目,不再支持黎巴嫩真主党武装、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组织、也门胡塞武装等等。

所以,伊朗与美国的谈判依然是陷入僵局的状态,双方谁都不愿意率先作出根本性的让步,谈判依旧是海市蜃楼,美好而虚幻。在这样的态势下,美国只会加码对伊朗的制裁,通过严厉的制裁摧毁伊朗的防线,最终要么向美国屈服,要么政权崩溃。现在的关键就是看伊朗对于美国的全方位
制裁还能扛多久。

这是英国,法国和德国做的事情十分的龌龊,三个国家就好像共同扮演了一个媒人,目的是让美国和伊朗谈判,先是吓唬了一下伊朗,指责伊朗袭击了沙特油田,讨好了一下特朗普。这样做的目的是保证伊朗不会发飙,然后又让特朗普和伊朗谈判,接着就传出了伊朗总统鲁哈尼说的解除伊朗所有的制裁来换取谈判,不过事后证明是个乌龙事件,伊朗总统说了这件事情之后,特朗普立刻做出了回应,特朗普表示无条件谈判是不可能的。

可见这件事自始至终都是英法德三国从中作梗,这三个国家非常害怕美国对伊朗开战,所以希望伊朗能够主动与美国谈判,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就算是去谈也谈不出什么。所以伊朗总统鲁哈尼先放出风去说美国取消了所有的制裁,这就是明显在探底,看看美国总统特朗普怎么反应,果不其然特朗普立马否定了。然后鲁哈尼马上就改口了,鲁哈尼表示必须在六方会谈的基础下进行会谈,如果现在鲁哈尼和特朗普谈判的话,明显是英法德美4个国家欺负他,没有了俄罗斯的支持,伊朗一定会很被动。一旦开了这个先例,就等于主动踢出了俄罗斯,英法德三国是拉拢伊朗上套,但是伊朗总统鲁哈尼并不是个白痴。

美国目前是不会解除对伊朗的所有制裁的,因为美国的目的是封锁伊朗的石油让自己获利,同时借助伊朗这个跳板进入中东,在中东地区围堵俄罗斯,所以伊朗总统鲁哈尼提出必须在六方会谈的框架之下才能和美国谈判,这和俄罗斯的利益也息息相关。这次英法德三国先忽悠小孩子一样忽悠伊朗总统,搞得伊朗总统鲁哈尼总是在笑,这件事看起来确实很可笑,因为美国的真实目的根本就不是谈判,而是借助伊朗事件获取利益,同时介入中东局势,进一步掌控欧洲和俄罗斯。

现在美国的页岩气石油已经相当多,很大程度上不会在依赖中中的石油,美国还成了中东各石油国的竞争者,所以围堵伊朗沙特出事对美国再有利不过。